邹振东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zouzhendon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为什么那么多人记不住“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是哪一天?

2015-12-14 11:46:3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28274 次 | 评论 0 条

作者:邹振东


前一段时间,一则“5月12日是南京大屠杀纪念日,请不要进入影院支持日本电影”的文章在朋友圈引起很多人转发。


一个明显的史实错误,为何这么多人会集体不知或忽略?



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到底是哪天?这个还是问题吗?但看了下面这个在朋友圈疯转的微信,我发现真的成了问题:


“请大家5月13号一定别进影院,大家一起为《贞子》票房为零,做努力!小日本拍的《贞子》3D将于5月12日在中国大陆上映。而5月12日既是南京大屠杀纪念日,谁的群多,转一下,日本人说中国人不团结。爱国的就转发。 (是中国人就转,是懦夫的可以不转)”


相信很多朋友都收到了这样的微信。我自己就在不同的朋友圈里N次遇到过它,每一次我都回了类似这样的微信:


“请爱国的中国人,先搞清楚历史事实,南京大屠杀的纪念日是12月13日。”


一般过了一小会儿,转发“是中国人就转”微信的朋友就会回微信,大约是查了一下资料,他们的回复不约而同是这个意思——“上当受骗了!”。


用“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在百度搜索,百度百科第一段就是下列文字:

“为 了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和所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惨遭日本侵略者杀戮的死难中国同胞,揭露日本侵略者的战争罪行,牢记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乃至世界 人民造成的深重灾难,2014年2月27日,中国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定,将每年的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这里,我不想讨论以下问题:什么样的人才是爱国者?为什么中国人就必须转这个微信?不转这个微信就是懦夫吗?抵制就是爱国吗?为什么有人要骂一些爱国者为爱国贼?史实有对错,但爱国有错吗?


我 好奇的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史实错误,为什么以讹传讹会传这么久、这么广泛?我自己有限的朋友圈,就多次见到它,时间跨度达几十天,可见其转发无数、传播甚 广。我不奇怪一个朋友转了它,我奇怪的是那么多朋友转了它;我不奇怪转的朋友没有发现里面的史实错误,我奇怪的是朋友圈那么多朋友对这个错误却不敏感?要 知道,朋友圈里媒体人、企业家、艺术家等精英人士一大堆呀!


这么多精英人士,集体对一个史实错误忽略,就不能怪具体某个人的历史知识结构。每天的微信转发量那么大,谁有空每句话每个字都核对真假对错呢?


将心比心,如果上述“是中国人就转”的微信,将“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换成是“马关条约纪念日”,我这个历史学博士,估计看到了也不会敏感,“马关条约”是1895年4月17日在日本马关(今山口县下关市)签订,这个日子我也记不住。


但假如这个微信把“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换成“九一八事变纪念日”呢?我想,绝大部分朋友会立即指出错误:拜托,“九一八事变”是9月18日好不好,说什么5月13日,有点常识好不好?


原因再简单不过,“九一八事变”,事件名称就有日期!


“真相”终于水落石出,南京大屠杀、马关条约,纪念日之所以人们记不住或者不敏感,是因为事件的名称就没有标注日期,如果都是像“九一八事变”这样用日期标注事件,还有多少人会犯错啊?


但 问题来了:为什么“南京大屠杀”和“马关条约”没有用日期命名?历史事件的命名规则到底是什么?仅以近一百多年中日关系的几个最重大事件的命名来看,历史 事件的命名非常没有“组织性纪律性”。百年来,日本带给中国最痛苦的记忆,当属下列五个事件:“甲午战争”、“马关条约”、“九一八事变”、“七七事变 (卢沟桥事件)”和“南京大屠杀”,但这些事件的最后命名方式却各不相同:两个以地点命名(“马关条约”、“南京大屠杀”),一个以年份命名(“甲午战 争”),一个以日期命名(“九一八事变”),一个日期命名和地点命名平分秋色(“七七事变”和“卢沟桥事件”同样令大家耳熟能详)。


历史事件的命名为什么这么“随意”?可以留待历史学家去深入研究,舆论学感兴趣的是:这些不同命名的历史事件,进入当代舆论场,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还 是以中日关系上述五个大事件为例。尽管这五个事件由于各种机缘,时而会被今天的舆论所提及,但在“南京大屠杀纪念日”被设为国家公祭日前,唯一能够年年进 入当代舆论场的只有“九一八事变”,而它恰恰是五个事件当中,唯一纯粹以日期命名的事件。可资佐证的是,7月25日(甲午战争),4月17日(马关条 约),7月7日(卢沟桥事件),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都没有成为当代中国的敏感日期,只有9月18日,成为中国人绕不开的敏感日期,特别是中日关 系冲突时,更是舆论的禁忌日和舆论新事件的火药桶。这一天,最容易出现反日游行;这一天,没有哪个单位敢歌舞升平大搞庆典!


有 意思的是,“九一八事变”并不是一开始就以日期命名。“九一八事变””最初还有两个名字——“柳条湖事件”和“满洲事变”,它们都是以空间命名,“满洲事 变”是日本人的叫法,当然不被中国人接受,但“柳条湖事件”,如今也鲜为人知。“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脱离了我的家乡,抛弃那无尽的宝藏。 流浪,流浪……”作曲家张寒晖1936年创作的歌曲《松花江上》,上个世纪传唱全国,更加强化了舆论事件的日期记忆。


舆论的历史记忆和舆论事件的命名正相关,如果舆论事件是以空间命名,舆论历史记忆所导向的是记忆之树扎根的土壤;如果舆论事件是以时间命名,舆论历史记忆所导向的是记忆之树那一圈圈年轮。


如果舆论事件长成的不是记忆的大树,而是一根骨刺,那么,历史会选择扎向苍茫的大地,还是滚滚东流的时间之河呢?


“九一八事变”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


过去,每当一些日本人挑衅中国人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敏感神经时,我就忍不住会想,为什么“南京大屠杀”没有像“九一八事变”那样,用日期命名呢?


终 于,2014年国家通过决定,将每年的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但令人遗憾的是,仍然解决不了微信朋友圈对“南京大屠杀纪念 日”普遍的不敏感。我想,如果“南京大屠杀”在我们民族的“记忆硬盘”里那么重要,是不是可以建议我们的媒体和我们的历史教科书,把“南京大屠杀事件”的 命名改为“一二一三南京大屠杀事件”呢?

(本文首发《南方周末》)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马英九的黑箱难题      下一篇 >> 2015年中国商战舆论战复盘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邹振东

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原厦门广电集团副总编辑、厦门卫视总监。 历史学博士。《南方周末》、《新京报》专栏撰稿人。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